回忆中的温柔–记第一次(上)

交友故事 admin 1058℃ 0评论

PS:本人文笔不好,只是记录亲历之事,也是第一次成功,第一次写日志,写得比较啰嗦冗余,记录一些过程和心理。如果需要直接看重点的,可以直接到(下)集来看。希望大哥嫂子不要怪我,只是想有个地方倾诉。

—— 正如那许多传世经典,也有着无聊的开篇;千日修行,只为深夜那个QQ的惊鸿一瞥。——
潜水69已经快4年了,经常上线,但每每无所事事,QQ上也加了很多好友,一般都简单招呼,没有太主动。可能是作为一个已婚单男存在的自卑或者不均等心理,使我不敢奢求。最初接触这个网站是因为自己的夫妻生活太少,老婆比自己小8岁,但对房事不热衷,每每夫妻之约时总被泼冷水,或者说太累、或者说不方便、或者直接说不想,还为此争吵过。几年里从不解到无奈到习惯,夫妻之间不就是那样么。可能她的年龄没到,有时晚上宁愿独自追韩剧到抹眼泪,也不愿与我进行那俗事。倒也不是冷淡,如果哪次她同意了,也会兴致淋漓地享受我的服务,希望随着年龄增长,慢慢好起来。在婚后生活中,我自己自慰的次数远多于正式夫妻生活的次数。
随着在69接触的文章多了,发现自己也是有YQ的倾向的,只是以目前老婆的情况,远没到能够开发的阶段,毕竟家庭第一,在没能确保不影响家庭的前提下,不敢贸然去尝试。只待以后随着年龄增长,她的欲望能够如传说中一样逐渐提升,才会有机会提及。论坛里很多丈夫没能说服太太,期望别人来勾引自己妻子,我觉得也是一种危险的行为,如果对方告知太太是丈夫要求的,那对家庭将带来怎样的严重后果啊,除非太太欲望强烈并在性格上能够接受。
以上是一些自身大体情况,以至于自己抱着一种说不清的态度时常流连69乐园,每隔段时间就搜索、加人,简单招呼后继续无聊,如此循环,数年已过,自己也逐步升级到天王会员。我也知道作为单男如果不够主动,肯定是没有希望的,但那样一种矛盾心态也无法太主动。也有比较主动打招呼的朋友,一上来就问DD大不大,我一般都如实回答“普通而已”,但内心不太接受这种。可能因人而异,有些夫人就是喜欢那所谓粗大的吧,而在我自己的实践中,用口与手就已经能让女方多次GC,最后的出入只是完成男方的一次过程而已(可能也因人而异)。
由于惯性思维,自己在搜索的时候一般将年龄条件设置在自己年龄(目前35)以下、本地的,这样已经有足够多的会员慢慢接触,搜出QQ号也是慢慢加慢慢无聊,一晃三年多已过,虽然没有成功过并没有太多遗憾,也许自己内心也是纠结的,但又有着潜在的渴望与冲动。在今年3月份的一次搜索中,我尝试性搜索了36和37两个年龄,新增了几个QQ好友。也是无聊地以“你好”打招呼,不抱太多希望,基本也都是一个招呼了事。
一天深夜,我无聊地登陆那个QQ小号,一个头像闪动,我打开对话,对方并不是无聊的“你好”回应,而是很有礼貌地招呼,我们便聊起来,对话不多,但很诚恳。这个QQ是我3月份才加了,除了我发的无聊“你好”外,也没交流。但这次深入交流,这位大哥(暂时这么称呼)坦诚地聊了他们的情况,以前也有过成功经历,但是几年前了,还问我是不是会推油,我老实回答只给老婆胡乱推过,不专业。然后他聊到下周有意向见个面,我虽然不敢相信,但也就这么应承了,内心有期盼也有恐惧,还有自己的时间上无法安排与分身,心里不抱太大希望,想了很多见机行事、万一对方女的太老太丑自己下不了手之类的可笑想法,毕竟年纪比我大一点,而我一直面对的是比我小近9岁的老婆。就这么惶惶中度过了几天,QQ小号也每天拿出来看。
过了大概一周,周二上班时,那个QQ号突然跳动了,问我明天有没有时间,嫂子从外地回来,见个面。我突然心跳加速菊花紧缩头皮一麻:难道是真的,不是在做梦吧!赶紧回复:可以,但是不能太迟(我很少晚回家,除非有事情)。于是开始聊见面时间地点之类,感觉双方都很诚恳,无所谓在哪边,应该不是骗子之类的。最后大哥回复说明天再看吧,我觉得也对,毕竟嫂子人还没回来,定什么地方太早了。但通过这次聊天,我感觉到了对方的真实,不是自己在做梦。
虽然不确定,晚上回去还是准备了两个套套和一瓶润滑剂(万一推油用,因为不专业也不知道行不行)偷偷塞在包里,看到老婆熟睡的面孔,内心直白老公是爱你的,但是……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解释。第二天想了想以前看的69的日志,都会准备个小礼物送给夫人但都没写送啥,所以我不知道什么礼物合适,便宜的拿不出手,太贵重的经济不允许(家里还是老婆管钱,自己只有打牌零花的),于是头脑一发热找有卡的同事买了张500元的中央卡放身上(这蠢想法也是蛋疼)。下午大哥果然联系我了,说他们已经在宾馆。那我一想好办,就在宾馆附近一起吃个饭吧,对上眼就看下一步,对不上就吃完散会权当交个朋友。于是跟大哥讨论了一下,嫂子想吃龙虾,然后再活动一下,我说唱唱歌吧,大哥说可以(事后真为这个建议庆幸,没有想到嫂子的歌声如此优美)。打了个电话回家,说今天陪领导吃饭,要很迟才能回去。后面我又搜了地图在附近定了个KTV。
等到下班,迫不及待去地铁站往目的地而去,大哥说开车到地铁口接我,搞得我很不好意思,觉得这位大哥的确是个豪爽的人,这次不成也要交个朋友。怀着忐忑的心情一路地铁而去,出站后给大哥发信息说到了,大哥告诉我在哪,我还走错了路。回头往大哥指点的车子那边走去,远远看到副驾驶上坐着一个面容淡定眉清目秀的姑娘,清纯的面庞使我不敢直视,心里就蹦出一个字:美!
心里想着难道就是嫂子?但不是比我大么,怎么这么年轻?脑海里立马蹦出两个念头:1、嫂子这么漂亮,今天八成没戏;2、今天只是出来玩玩,交个朋友也不错。于是假装镇定地走近车子,拉门进入。因为第二天上班去另外一个地方开会,我还背着个电脑背包,那么热天还穿个外套,标准一个技术民工模样……再看大哥,休闲地穿着短袖,面目精神。我猥琐地坐在后排不敢啃声,任由大哥把我们开到一个龙虾店,至此我已对他们完全信任,电脑包和随身包也没带下车,匆匆把钱包掏出来放到衣服口袋下了车,不是不放心,是觉得初次见面吃饭还是要做个东。
吃饭过程不表,嫂子狂喜欢龙虾,中午刚吃完晚上继续吃,还一个不浪费,可爱死了,大哥还点了生蚝跟我一人一只(不知道是不是那种意思)。吃完大哥去卫生间,我就到前台结了账,之后一起回车上往KTV而去。大哥熟悉路,到了找车位让我跟嫂子先上去。进了包厢后,我憋着不敢说话,嫂子点了几首歌唱,跟原唱似的。看着嫂子青春靓丽的身影,听着嫂子唱歌,看看时间都9点了,觉得肯定没戏了。但能一睹芳容,听嫂子这么好听的歌声也值了。说是嫂子,我心里都不想这么叫,觉得就像个大学才毕业不久的女孩子。嫂子唱一会又手机上聊聊,我就间隙买了点水,自己也点了两首歌,结果唱完嗓子冒烟,把一瓶水慢慢就喝完了,岁月不饶人,年轻的时候也是一把好手,现在两首歌就不行了。
期间出来买水的时候给老婆打了个电话,意思陪领导吃完饭领导又要出来唱歌,来KTV了。走到吵杂的地方,老婆说少喝酒,我说没喝,然后挂了电话。
过了好一段时间大哥才回来,唱了两首歌,嫂子又唱了几首后,大家都说不想唱了,一看时间22点多了,嫂子说太累了回去睡觉,就下去上车往宾馆开。一路上嫂子还说昨天夜班早上才下班从外地回这里,也没休息,真累死了。我听了有些心疼嫂子,想今天这么开心很值了,待会到宾馆后我自己打车回去,如果有缘下次再说了,况且嫂子估计也看不上我。快到宾馆的时候,大哥还是嫂子问了句(记不清了):你待会回去怎么走?我一听果然如我所料没戏,立马说:我自己打个车到地铁口就行了,也不远,嫂子累了,你们好好休息。然后有稍许无奈地等着停车后下车回去。到宾馆门口停下来,大哥突然幽幽来一句:要不上去坐坐?我一个惊讶,连忙说:好,坐坐。
又是大哥找地儿停车,我跟嫂子先上去。感觉自己有点对不住嫂子,那么累了,我还心存邪念上来打扰她。到房间后,我就坐在凳子上无聊地看电视,嫂子躺在那边玩手机。我想了想后悔了,这不是打扰人家休息么!然后哥回来了,无聊地扯了几句,大家都无聊地看无聊的电视-我坐凳子上、大哥嫂子两口子躺在床上。我内心责怪自己起来:人家大哥只是客气说一声坐坐,还真上来。又不好直接说,就打开qq跟大哥说:“这么晚了,嫂子累了,要不我先回去了?”
忐忑中等着大哥应一声,就准备拎包走了。没想到大哥回了消息:“想不想活动一下?” 我又一阵头皮发麻、菊花一紧。但理智告诉我不要高兴太早。我在QQ回复大哥说:“那要看嫂子,她那么累了,而且嫂子那么漂亮,肯定要对眼的她才同意。如果需要按摩我可以替嫂子按按。”大哥回道:“你会?没事,一会就好,我跟她说说”。我说“胡乱按,不专业。”大哥回“那我问问她”,我说“那我先出去,行不行我都回来拿个包!”,然后我就出去了(事后觉得自己又傻了,放个包在那万一嫂子不想,我又回来拿包,多尴尬)。
在楼下转了一会,大哥回复了:她同意了,去洗澡了。看完这个,鄙人文字拙劣,不知道如何形容那种心情。于是再次上去,大哥一直是那种很木然似的幽默态度,反而让人觉得亲近。我问大哥待会我要去冲下么?大哥说你自己看,不置可否。可能我心里比较敏感,我觉得这个问题的答复很重要,如果说不用的化,那可能我就是帮嫂子按摩一下就可以了;如果说要洗一下,那就是可以进一步;大哥这么客气,那就是默认了。于是我忐忑中等待嫂子出来,没想到嫂子洗那么慢,估计比较爱干净的人。中间时间我悄悄拿出包里的润滑剂和套套。等嫂子裹着浴巾出来后,我说我去冲下就来,嫂子竟然去拿出一副新的牙具说还少一个,然后放到卫生间去了,说完还羞羞的样子。我这下更放松了些,冲到卫生间三下五除二洗了洗(前一天才洗的澡),又用新牙具刷了牙便出来了。

转载请注明:夫妻交友 » 回忆中的温柔–记第一次(上)

喜欢 (2)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