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镇春梦

交友故事 admin 1179℃ 0评论

现在幸福村上露骨直白的太多,动不动就生殖器开路,学《第一次亲密接触》里的阿泰,三句话不离:“君欲上床乎?”在这个快餐文化的时代,连做爱也“快餐”了,肉拿到嘴边就吃,哪还讲什么火候、生熟、色香味?交身先交心,我实在不愿意把自己赤条条交给一个自己不喜欢不了解的人。
可能是我骨子里保守,天性又浪漫,当然浪漫无罪,因为任何罪恶与不浪漫抵触者无效。我一直想去江南古镇,很喜欢那种安静悠闲的感觉,很享受那种远离喧嚣的慢生活。
去婉约的古镇,自然要选在草长鸢飞明媚的春天,自然身边要有一位婉约的女子,这样才算天时地利人和。我在网上发布消息,不久就有一位女孩回了信息,网名是很古典的名字,不知道她本人是否也有着入诗入画般的古典美。
我们先通过QQ聊天,大约知道她刚失恋,正郁闷着,此情无计可消除,于是想找个体贴的人一起出去散散心。网上聊天很是投机,就互相留了电话,电话打过去,是很清脆甜美的声音,说是莺歌燕语一点不为过,于是又平添了一份好感,趁机约她出来吃晚饭。
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,她翩翩而至,很小巧秀气的那种,虽然不是很漂亮,但看着很舒服。我们边吃边聊,原来她家也曾阔过,完全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小姐,老家一个镇的地都是她们家的,可惜解放的时候被革了命,家产都姓了共,身上只剩下大户人家的优雅。吃晚饭我们又在河边散了会步,然后相约周末去古镇。
周末天气很好,阳光明媚,车里更是春意浓浓,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古镇。我们找了一家河边的客栈,房间里布置很俭朴,我大爱房间里古朴的雕花大床,正好给她遥想一下大家闺秀的感觉。后院丝瓜的藤蔓已经开始爬上窗棂,似乎想窥探房中光景。我们放下东西就开始逛古镇了。
古镇和其他古镇一样,也是小桥流水人家,但不同的是这里各种小吃特别多,我可是地道的吃货,于是和她像蝗虫一样走到哪吃到哪。我怀疑女人失恋了是不是都会自虐般的狂吃,就像《瘦身男女》里的郑秀文,她吃得一点不比我少,小巧玲珑的身材下装着一个大胃王,不会是破罐子破摔吧。我们从上午吃到下午,又从下午吃到晚上,还好一路走一路消化,倒也不觉得撑。
夜晚的古镇更美,徜徉在桨声灯影里,白天如织的人群渐渐散去,古镇又恢复了安详宁静。我和她坐在临水的露台上,泡上一壶清茶,一边聊天一边欣赏旁边的景色。时不时一艘乌篷船挂着灯笼从旁边晃晃悠悠摇过,石街上的看家狗趴在树下吃游客扔下的东西,不远处的百年老店传来 “咚咚咚”舂米声。我和她完全放松下来,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,连思维也缓慢了,感觉眼前的一切朦胧开来,如梦如幻。
老板娘以为我俩是情侣,伺候得殷勤,我开玩笑说等我老了要在这里买一栋临河老宅,了此余生。老板娘说那我卖给你吧,这里有什么好的,哪有你们大城市舒服。都说旅游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,真是说的一点不错。
夜色渐深,东船西舫悄无言,唯见江心春月白,我们一起回房休息。玩了一天,先洗个痛快的热水澡,可惜浴室又小又矮,别说一起洗鸳鸯浴,就我一个人在里面洗都直不起腰,个高的人连洗澡都要受憋屈。
等她洗完,我正躺在雕花大床上看电视,其实哪里是在看电视,是一直在看她。新鲜出浴的她穿着丝滑的睡衣,更显婀娜多姿,她在镜子前梳妆打扮,全然不顾我在床上焚心似火。
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,她终于收拾好了,因为经过一天的游玩,彼此已经很熟悉,她也没太多的矜持,很自然的坐在我旁边。我搂着她和她一起看电视,眼睛一动不动,禄山爪却不老实,在她身上游来游去。她的腰真细,简直盈盈一握,手和脚也很纤细,胸部却很可观,柔软又弹手,在我手里变换着形状。她也有了感觉,酥软在我怀里。娇小的她躺在我宽阔的臂膀里真像只小猫一样,那我算不算大色狼呢?不算吧,最多算灰太狼。
她的白色的内裤很细,用线条勾勒出神秘地带的柔和曲线,因为内裤太细,并不浓密的耻毛探头探脑,隐约可见。一点湿氤氲开来,画出一片春色。褪下内裤,已经是润湿绽透,两片红叶丰盈多姿。她真的很湿润,五行多水,手指很轻易就滑入,一根,两根,她微微皱眉,说疼。这样就疼,等会我进入的时候会怎么样呢?
她略微有些抗拒,想用手把我推开,可她那细胳膊细腿的,怎么可能推得动我呢。瀑布流泄飞溅,时光在收缩、在膨胀,虽然充满了迷雾,还是找着花影颤成的隧道,把我和她的灵魂紧箍,我们一起毁灭了,随着飞逝的流萤,几颗流星,划过夜空,一粒种子,渐近,渐近。两个人要相逢,相吸,然后是眼角眉梢,你进我推,徘徊着,猜测着,试探着,多少的殷勤多少的准备,赤身肉搏,就为那欲生欲死的一瞬。尔后,就是大海退潮清光万里,万花吹雪繁花落尽……我们一起困倦了,随着阑姗的星星。我和她相拥着,伴着窗外流水的潺潺一起入眠。
第二天清晨,窗外传来的兰桨击水声、踩在青石板的脚步声、春江水暖的鸭子声,扰人清梦。芙蓉帐暖度春宵,春宵苦短日已高,我们起床梳洗,然后去吃古镇最出名的面。古镇的清晨更有一番韵味,喧嚣纷扰时的古镇有如青楼女子,退去喧嚣的清晨才恢复其清纯本真。昨夜的我们动情泛滥,尽情欢愉,现在我们只是微笑着,聊着天,仿佛熟稔默契的朋友,仿佛昨夜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后来,我再也联系不到她,不管用什么方法,人间蒸发了一样。那晚的她,如同狐仙降临在我枕边,待我温柔,予我温暖,赠我温存,留我温香,然后天亮时消失不见,只留给我春梦一场。
不知我这懵懵懂懂的“梦郎”,何时才能寻着“梦姑”。

转载请注明:夫妻交友 » 古镇春梦

喜欢 (2)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