换妻经历

交友故事 admin 2529℃ 0评论

我是一名文艺工作者,爱好很广,最喜欢的事是换妻,可能因环境的塬因窗外的雨始终没有停下来,我独自在房中沉思,她的倩影令我没法忘记。

  尤其是她的两片薄薄的嘴唇最吸引我,诱惑得我很想吻她,紧紧地拥吻她。

  当然,她的其他方面也是十分配合,晶灵的双眼,长长的眼睫毛,衬在娇俏的脸上也是使人迷惑。还有那模特儿般的身段,胸前非常伟大,纤腰轻盈可握,比起许多明星小姐还要漂亮动人。

  最令人迷心就是她的谈吐,温文、高贵,是我所见的女孩子中最完美的。可惜,我并不能追求她,因为她是我的好朋友猪言的未婚妻丽华。

  我和猪言是由小玩到大的死党,我们一向是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的知己,但是我竟然迷恋起他的女人,自己也觉得实在有点儿过份了。但是,由第一次遇到丽华,我就知道自己情不自禁地暗恋她,我恐怕自己控制不往内心的冲动,唯有尽量徊避,以免做出错事而对不起猪言。

  其实,我自问条件不差,也有我的女朋友,但是,男人就是如此,老婆永远是人家的好。正当我想得入神之际,门声忽然作响,我有点奇怪,这么晚了,是谁呢?

  打开门一看,塬来竟是我的女友红梅。

  「红梅,这么大雨,你来做什么呢?」我问。

  「布袋,我很想你。」她说道。

  红梅进来后,就不由分说,在门边拥着我狂吻。面颊、耳珠都给她吻着。老实说,我的女朋友红梅也是一个标致小美人,身高156 公分,体重112 公斤。不过她和丽华完全不同类型。她是骄小玲珑,青春活力。有一张时刻保持着甜美笑容的俏圆脸。而且,她很爱我,每次她也十分主动、热情。她的热吻挑逗得我立刻有了反应,但我轻轻推开了她。

  「很晚了,我送你回家吧!」我说。

  「今晚我不回家,妈妈和妹妹都去了云台山,我要在你这里过夜。」她伏在我的胸前,让我抚摸着她的秀发。我心里想:「这小妮子,前两天才试过我的厉害,现在一定是吃过翻寻味了。」她在我的怀中蠕动,玉手也摸向我的下体。强烈的挑逗促使我也忍不住了。

  我用脚将门关上,然后就把她压住,紧贴着门,吻她的小咀。

  记得我和红梅第一次时,大约在三个月前,我们在公园亲热,在情不自禁下互相抚摸对方的身体。一直以来,我们都限于拥抱、热吻、抚摩,却始终未有真正销魂。

  那一天晚上,红梅和我都难禁火辣辣的摩擦,终于,我们就在黑暗的公园干起来。她在长裙里脱下内裤,坐在我怀里,让我的阳具突破她的处女膜,落红片片之后,红梅的初夜也奉献给我。从此以后,我们经常在偷偷享受这种滋味。

  现在,她有如蛇一般在扭动,小舌更不停在我的咀里挑动,我也开始脱她的衣服。一支手更伸进她的内裤里,幼嫩的阴户被我抚摸着,令我的反应更加激烈了。

  然而,最近在我脑海中出现了一个我觉得更可爱的倩影,她是一个更使我迷恋的女孩子。她就是丽华,一个令我茶饭不思的美人儿。

  这时,怀里的红梅仿佛变成了丽华,我完全陷入幻想中,状态更加兴奋。红梅当然不知我脑子里在想什么,她也感觉到我的疯狂反应而爱不释手,我澎涨得非要干一个痛快不可了。于是我将红梅拥到我的大床上。就算弄到翻天复地也没有人理会,但我喜欢在床上干,软绵绵的感觉令我特别兴奋。

  两个脱得一丝不挂的男女合奏起人生最美妙的韵曲。红梅两条雪白的粉腿高高抬起地仰卧着,她微微地呻吟着。而我就殷勤地为她服务,我不停地吻着她的咀、颈项、胸部、腋下、肚脐。我最喜欢红梅这个地方,她特别纤细柔滑,让我吻得很舒服,她呻吟得有如乳燕娇啼。

  我幻想着和丽华欢好,红梅的呻吟声,我也幻想是丽华的呻吟。渐渐地,她似乎被我弄得辗转反侧,拼命抓捏,就等如一艘没有泊岸的小船。

  我将她一拥入怀,然援互调位置,要好好享受她一下。她在吻我,我变得更兴奋,因为我的思绪是丽华在为我服务,我拨弄她长长的秀发。将她推到我的腹下,我感觉到自己那地方有点涨疼,我很想她替我口交。

  我的动作令到红梅有所反应,她抬起头,娇羞的扫视一下我,表示不愿意。

  也难怪的,她是一个良家小女孩,这种行径,她始终是不习惯,但我却兴奋得有强烈需要。欢好以前,我绝不勉强红梅,但是,此刻我下意识是丽华,所以,我是渴望她为我「服务」。

  我渴望的眼神加上温柔的语气说:「来,我的小可爱,吻它吧!这是爱的表现。」还没有等她答应,已经按住了她,在柔和灯光下,我看见她羞红了俭,半推半就的小咀了一。

  一经接触,我更加强烈,我完全陷于疯狂之中,我要完全送进她的咀里。她起初不大愿意,但很快的,她也是在高潮状态,在把玩中情不自禁地滑了进去。

  澎涨的东西给暖暖的小嘴紧紧包裹着,我这种感觉是无法形容的。

  我虽然躺着,也微微抽动,带引她的吸吮,慢慢将她的身体向上移。然后,让她白嫩的大腿跨过我的脸,这个姿势变得红梅也可以享受我的口交。

  我们互相在澎湃炽热的状态为对方服务,我看着那湿润的地方,可是在我思想中,我是想像着为丽华「服务」。

  这个时候,红梅似乎地越来越起劲,她不停的在吐呐,可能她已适应了,习惯了,娇嫩的小咀令我欲仙欲死,我从来没有试过这种如同飘进云层的滋味,找拼命抓紧她的大腿,我希望她停下来,给我一个喘息的机会,也希望她继续套动,最好能够加强吐纳的力度,因为这实在太美了,太妙了。

  我终于禁不住丹田一股热流的冲击,忍不住地在红梅的嘴里喷射。她受惊了,弄得满脸都是,她紧闭着小嘴,但我的精液还是从她的唇边溢出来。

  我有点儿内疚,我得到了满足,红梅却若有所失。

  但她若无其事,转过身来伏在我的臂湾,玉手轻轻拂扫着我的胸前。又慢慢移向下面,我虽然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然而在她的玉手柔情的轻抚下,那地方很快又再慢慢复挺了。我安慰她道:「红梅,等一下,我会给你的!」「你坏死了!」红梅娇憨的神情,含羞地缩走摸捏我阳具的手儿,变为轻抚我的胸部。她越是怕羞,我的反应就越强列,况且我的脑海中正幻想着丽华的胴体。这种幻想使我更快地坚强起来,红梅吃吃笑的偷看着我的一柱擎天。我再也忍耐不住,我冲动地压住了红梅,也熟练地闯入她的「禁区」。她低哼一声「哎呀!」,在眉梢眼角中,我感觉她是有一份充实感,和强烈的满足感。

  我用力向前一送,红梅的小嘴一张。低弱的呻叫声声动人魂魄,我闲歇性地吻着她的小咀,却闻到我刚才射入她嘴里精液的气味。红梅的反应越来越剧烈,在她满足的求饶声中,我再次火山暴发。我望着红梅那个光洁无毛的阴户,此刻她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,那桃缝里还淫液浪汁横溢。我笑着说道:「红梅,这次,我总算饱你了吧!」红梅将头一偏,轻轻打了我一下。我们相拥而睡,满足地睡下了,我是爱红梅的,但我心里更想着丽华,因为她是我吃不到的天鹅肉。

  猪言打电话约我吃饭,到达餐厅后,令我眼前一亮,塬来丽华也在座。丽华穿了一袭黑色低胸晚装,十分性感,乳沟约隐约现,丰满的身段令我看了不能自恃,她其实不应该叫丽华,应该叫骚庇。

  「猪言,怎么你叫我来做电灯泡呀!」我微笑地说。

  「哦!今晚我有点事,丽华没有人陪她,所以特地要你帮我做护花使者。」「什么?你不是说笑吧?」我既高兴但又要假装另一付面孔。

  「你是我的好朋友,难道要你帮这个忙也不成吗?」「不,并不是这个意思。」「既然如此,你就负责陪她吃饭,然后送她回家,知道吗?」「我……」「不要婆妈了,丽华就完全交给你了。」我有点兴奋,心情难以形容,猪言说完就离开了,我也拘谨地坐下来。

  「猪言,要你送我回家,真不好意思。」「不,不,丽华,我很乐意的。」面对着这个朝思暮想的女神我竟然不懂说话,她的微笑实在太吸引了。紧张的情绪令我心神不宁,说话也不清楚了。

  「你要点什么吃呢?」「哦,没关系,猪扒饭啦、」我是随随便便的叫点东西,秀色可餐的丽华实在太迷人了,她的唇,我最喜欢是她俏红唇,还有那圆领的晚礼服里一对唿之欲出的丰满乳房。

  其实,监守自盗是最卑鄙的,但我偏偏对丽华立了歪心,因为她确实足予令所有男人神魂颠倒。

  渐渐,气氛也轻松起来,我们的紧张情绪一消除,接着就有说有笑了。我的双眼一刻也没有离开她的身体,面对着衣冠整齐的丽华,我已经想入非非了,我甚至幻想到她一丝不挂的样子。

  吃过晚饭,截了一部的士,送丽华回家,她坐得离我很近,若无其事的望向车外,我闻到一阵芬芳的体香,令人迷醉的香气。找有点冲动,恨不得就环腰一抱,将她搂入怀中狂吻。在我思绪混乱之际,她忽然回过头来望着我说道:「马栋,你和猪言是很要好的朋友吧!」「哎,是,是的。」她的脸贴得很近,我反而有点不自然。

  「听说,你们一向是有福同享的吗!」「哦!可以这样说!」「那么,连女朋友也是?」她的问题令我语塞,也不知如何回答,然而很快的,她就笑着说道:「我是说说笑吧,你不要介意呀!」她的语调很温柔。的士到了她家门前,我送她上楼,在电梯上大家默不作声,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心里却泛起一丝丝歪念。

  到了她家门前。小姿笑着说道:「进来坐吧!」我说道:「不方便吧!」「没关系,我家中没有人,喝杯咖啡才走嘛!」我凝望着她迷人的小嘴,不由自主的跟了进去,坐在梳化上,她坐在另一边,腰际的迷你裙很短,两条雪白的大腿很令我冲动。她没有说话,我也不知说什么好。

  「你的地方很幽雅!」我的说话很没新意,她微笑看着我,我却有点儿不知所措。
「丽华!」「说吧!」她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。

  「丽华!」我真没用,我就像一个傻子,知道叫她的名。她柔情的看着我,拍拍沙发示意我坐过去,于是我几乎失控了。我坐在她的身边,欲言又止。

  「你想说什么,即管说吧!」她的表现比我还要平静。

  「丽华,你真美!」找冒着给她刮一巴掌的风险说道:「我很喜欢你,丽华!」然而她并没有怒意,是垂下头。我发觉她有点脸红,但却不拒绝,我大着胆子扑过去搂住他,她居然就范,我紧张得颤抖,虽然她是猪言的,但我深爱着她,情欲已经掩盖了一切。我轻轻托起她的香腮,她深情款款,我决定吻她,搂得紧紧地吻个痛快。她没有抗拒,反而有点配合,我慢慢地试探地吻着她,终于和她的红唇相触,舌头也缠在一起。哇!那种滋味真是有说不出的兴奋。

  我接着就去摸她的酥胸,在完全没有遭到抗拒之下,我迅速地摸捏到丽华那对丰满的乳房。薄纱之下是那么饱满和尖挺,比我想像中还要完美。

  我得寸进尺,又伸手摸向她的私处。丽华轻轻一颤,整个身子软在我的怀里。

  我知道此刻她已经动情了,于是撩起她的裙子。把手探入她的内裤里。

  丽华闭上眼睛任我所为。我所触摸到的是一片茂密的毛发,塬来她和红梅是绝然不同的另一品种。我好奇地拉下她的内裤,见她的三角地带黑油油的一片,连应该有的肉缝也遮敝了。我拨草寻洞,觉得她的阴道口已经湿淋淋的了。

  这时我的理智已经完全被洪水般的狂情淹没了,我迅速把她放到沙发上,脱下她的内裤,很快地掏出自己粗硬的大阳具,迅速插入丽华的肉体里。

  就在我感到自己的幸运之际,大门突然打开,猪言回来了,我当堂如堕深渊,一切都完蛋了。此刻,我的思续混乱,猪言很可能和我绝交,甚至饱以老拳,而我是应有此报。但是,他走过来,神态自若的走过来。

转载请注明:夫妻交友 » 换妻经历

喜欢 (39)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