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女口述:自己送上门和大厨在宿舍翻炒

两性情感 admin 740℃ 0评论

因为家庭变故,我17岁从高中一年级辍学后,便开始自食其力,来到城里打工,先后辗转了好几家餐馆,最后落脚在一家小饭店里。历经苦难后,我渴望亲情、渴望关爱。在我的想象中,爱情一定要纯洁无瑕,忠贞不渝。为了这份期待,我一直守身如玉。

 

而厨师于子洋的出现,引起了我的注意。于子洋二十六七岁的年纪,看起来有些腼腆。老板把他介绍给工友们时,还风趣地逗他说:“这么潇洒的小伙子,咋像个大姑娘?幸亏不是请你来当服务员,要不女顾客还不把你给拐跑了?”一席话把于子洋闹了个脸红。我却觉得这个男人很可爱。

 

后来我得知,于子洋是界首市人,高中毕业后在省城技校学了3年的厨师专业。凭着那个证书,他曾以月薪五六千元的身价应聘在沿海城市的大酒店里。他之所以如今屈身在小城的这个饭店里,据说是因为牵挂即将分娩的妻子。每个星期天下午,老板都会依约让他回家探望一下。

 

仅凭这些,我从心里就对他平添了几分敬慕,但又常常无缘无故地泛起几缕酸涩。在我的心目中,像于子洋这样知冷知热、有情有义的男人,正是未来的理想夫君。由此,我对他不觉就有了几分特别的亲切感。

 

在饭店难得的闲暇里,于子洋从不摆大厨的架子,常悄悄地把我的那份伙计帮着干了。他幽默亲切的谈吐,常常逗得大家开怀大笑。我不止一次想过,假如自己有个像于子洋这样的哥哥,该多好哇!凭少女的直觉,我感到于子洋也是非常喜欢自己的。所以当他获悉我的凄凉身世后,不由得深深地感动了。他说:“燕子,你今后就是我的妹妹了。”

 

此前,我从未体验过初恋。在子洋相处的时光里,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和忧伤。有时,我还傻傻地想,要是子洋是个女性就好了,那样自己就有了一个闺中密友。可惜,他不是。

 

同年7月的一天,午休的时候,实在睡不着的我悄悄潜入了子洋独自居住的单人宿舍,看着他在空调冷气中睡得香甜的样子,我心里充满了爱慕。我从口袋里掏出指甲油,偷偷地把他的脚趾甲都涂成了银粉色。当我兴致勃勃地把他的手指按平,也想涂上指甲油时,早已惊醒的子洋突然坐起身子,把我扑倒在他的怀里。那个中午,我们偷尝了青春的禁果。

 

事后,当子洋真诚地忏悔说“对不起”时,我流着眼泪捂住了他的嘴。我对他说:“子洋,我好幸福,能和自己喜欢的男人在一起,这就够了。”

 

从此,我们一发而不可收。三个月后,他的妻子生下一个女婴,子洋变得闷闷不乐。可是当我说要给他生个儿子时,他却说:“燕子,千万别说傻话了,你是个姑娘家,那可万万使不得。”接着,他又叹了口气说:“爱莲(他老婆)也是个好女人,我不能昧着良心抛弃她们母女。那样,我伤害的就不仅仅是你一个女人了。”

 

子洋说的话虽然在理,我的心头也不禁一阵凄凉。虽然他口口声声说着爱我,可是,他依然不肯在婚姻中给我留下一席之地。他的心中,最牵挂的依然是他的妻女。而我,不过是他寂寞时的一味解药罢了。看来,我的存在,只能缓解他的欲望,我的爱,对于他没有任何的用武之地!

转载请注明:夫妻交友 » 少女口述:自己送上门和大厨在宿舍翻炒

喜欢 (0)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